享受孤独,其实是真的孤独

很多时候我对自己说,自己喜欢高质量的社交。

对于无用的社交尽可能的去避免,不去认识废话连篇的陌生人,哪怕旅途中偶尔遇到的一些伙伴,我也不会去要联系方式,这在25岁之前通常我会要他们的联系方式,以便过后联系,却发现,之后躺在通讯录中,不是我被删除,就是我删除他们,丝毫没有任何的瓜葛,更别提还时常联系。

继续 »享受孤独,其实是真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