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的上海

iphone6发售的时候,我在上海。

至于什么时候发售的,我写这篇短文的时候专门去查了一下,原来是2014年。我怎么知道我拍的照片是2014年呢?很简单,第一查看原始档案的信息,照片我一贯使用RAW格式;第二种从照片上寻找蛛丝马迹,在其中一张照片上,我发现了iphone6的宣传广告,于是我就知道我2014年在上海。

光靠记忆去回忆7年前发生了哪些事情,人在哪里,干了些什么事,大多是不靠谱的。比如好友在郑州买房子,我印象中是16年的时候,我记得那时我在郑州上班,而实际呢,他在2017年5月份才正式住在新房子里。记忆这东西不靠谱的多,特别是年龄越来越大,更加不靠谱。

2014年我在上海干嘛。这一点我很清楚,因为的职业生涯不多,在上海工作是时间最久的,超过了3年。2012年我在上海徐汇区美罗城后面的丹东路的一家上雅铁板烧做服务员,为啥这个我就记得这么清楚,还是要去推理:我09年中专毕业后就在潍坊饭店打工,之后转到烟台连锁店,2012年4月份辞职去了上海。就这么简单。

没本事只能在饭店打工。铁板烧的老板是台湾人,我们做下层服务的自然很难见到老板本人,有一次我在吧台切水果,看到她本人,一女的胖乎乎的,大家都叫她“赖总”,姓赖。操着台湾普通话一屁股坐在正对着吧台的大厅沙发上,打起了电话来。我那个时候就在想,长这么胖,吃的肯定好。

铁板烧的规格很贵呢,至今我对那价格还模糊的很,似乎单人套餐要300多元,如果一家几口人要上千块,吃一顿饭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我从吧台转到厨房配菜,还没等我了解前菜、开胃菜、味增汤还有烧鹅肝这些流程,我就被辞退了。台湾老板就是爽快,当场开了工资给我让我走人。原来在烟台这种小城市的慢工出细活的态度,拿到上海不好使,你要动起来,不要你以为,要老板,要领班以为才是正确的。这在日本人开的茶餐厅尤为突出。

台湾人开1800元给我,我觉得很多了,在烟台我每个月只有1200元的固定工资,同样的活多拿600块,沾沾自喜。到底是上海的快节凑不太适合我,我不死心,凡事讲究个熟悉和熟练,经过在铁板烧这一个月的磨练,节凑我已经掌握了,是时候去「人多」的地方大显身手了。在58投了简历,那个时候58还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求职网站,我的简历是啥,有做服务员的经验。

接下来我竟来到日本人开的茶餐厅了。不以为然,都是做服务员的,日本老板就日本老板。美罗城B1层是日本餐饮一条街,这里有我最爱的拉面馆,还有每周一优惠2块钱的绸鱼烧,太美味了,强烈推荐大家都去吃,就在美罗城地下一层的楼梯口。

在日本餐厅打工,我悟出了一个小道理:人一定要忙活起来,假装忙活也要忙活。特别是老板在的时候,事情都干完了,禁止无所事事的在餐厅溜达,一定要拿一块抹布擦桌子,慢慢的擦,仔细的擦,假装的擦,要让老板认为你很勤快,虽然在做无用功,这个时候的「我认为」一定要抛弃,要「老板认为」才行。

所以当我忙完手里的事情后,我就站在门口大喊:“一拉西亚一吗色”和“多唔坐”。这个时候通常老板都在长条沙发最角落的地方打量着店里所有的店员,面前是笔记本电脑,假装在上网,阴暗的角落里看不到老板的一丝表情,隐约的能看到面无表情的脸上深深的法令纹,让我幼小的心灵感受到威压,促使我的声音拔高了许多,更加卖力的喊了……

日本老板给的工资高高的,每个月完成15万,还有100元的奖金,这样下来,每个月我就有3000多元的工资了,沾沾自喜。比在烟台餐馆打工多了一倍不止。茶餐厅主要卖快餐性质的食物,如:牛肉咖喱饭、培根意面、焗饭,我对焗饭太喜爱了,厨房有我认识的人,这就好办了,早班的时候偷着在烤箱里烤一份焗饭,加双倍的芝士和双倍的牛肉,火候大一点,特别美味。

中午的时候不休息,也做下午茶。下午茶我最喜欢的就是华夫饼配红茶。上海人特别会生活,特别是老阿姨们,35元一份的华夫饼配不限量的美式咖啡,她们能从2点坐到晚上饭点,喝一肚子咖啡,晚上能睡得着吗?

再说一下住的地方。上海啥都贵,特别是住房。我们住在一个老弄堂里,顺着交通大学天主教堂这条路往北走20分钟就到了,租金可贵了,大概有30平米一个月5000元,8个大汉挤在一张特别大的床上。那会儿我还能睡得着,一点不神经衰弱。

后来,这家茶餐厅倒闭了,老板可能回日本了也可能重新找了一个地方东山再起吧,至今我也没动明白,明明是个日式餐厅,非要起个“英国屋”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名字,能不倒闭吗。

3000块的工资飞走了,7000块工资来了。

离开倒闭的英国屋后,我决定不再做服餐厅服务员了。面对面的伺候人太累了。

在上海做销售是最赚钱的买卖,特别是房产和汽车,其实我觉得这两个行业门槛太高,接触的也是高大上的客户,我hold不住,所以我选择了另外一个销售行业就是健身房的健身卡,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健身了。在一家叫做“琦”健身的场馆。

“琦”健身这家场馆非常有钱,单独的包下了一个面积将近1000平米的场地,类似一个小别墅,有游泳池,有篮球馆,会员都是有钱的上海人,其实健身卡不贵,一年1600元,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这个价格就很低了,因为开在高端社区里的,所以客户基本都是附近的和社区内的人。

会籍顾问,健身销售都是这样称呼自己,说是顾问,就是个推销的,对于健身方面是一窍不通,后来我就跟随健身教练学了健身,一直坚持到现在。

健身房的年卡1600元基本上每天都能开几单,有老客户续费的,有新客户新开卡的,一张卡可以游泳、瑜伽、篮球、撸铁, 上海人对健康这块很看重,基本来了解的客户80%以上都会办理,快节凑的生活只能在健身房里放松一下,期间我又学习了瑜伽,也是坚持到了现在。

每个月的销售额都是达标的,工作起来也很轻松,在16年底离开上海时,结交了一些朋友至今还联系,但他们和我一样,不在健身房工作了,忙别的了,只有以为,一直坚持,先后考了健身教练,跳槽到一兆韦德了。前段时间联系了,还在一兆韦德当私教,想来已经做了6年了吧。

离开了上海后,18年的时候去看朋友,在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感觉这座大都市只适合两种人,一是年轻人觉得很新鲜,有闯劲在上海拼搏坚持安家;一种就是有钱人。像我拿着微博的工资,不适合在上海工作和生活,旅游到是可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00后朋友跟我说,挤破头也要去上海,上海太适合我了,我觉得他还年轻,当该有的责任背负起来的时候,就会发觉,国际大都市能锻炼人,也能消磨人。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