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差点要了我的老命(一)

写在前头:

早在之前,已经在网上做好了去色达的功课,我就是想去看看那一片佛教红房子,感受一下深处海拔4000米高原人们的生活,我是带着一颗虔诚和玩乐的心态去的,这天是2016年4月份。

但是一想到,中原到南方成都这一列火车要行驶20小时,没出发我已经有了退缩的想法。我准备的东西不是太多。35L的背包因为从上海辞职搬家仍在老家的挂厨里了,过年回去的时候我还看到它躺在那里,和一些看过了的旧书,一些早年去成都在火车站买的盖过了邮戳的明信片还有一些多年前在上海徐家汇公园自拍的已经洗出来的3寸照片。离开家的时候,我没想到我之后还会用到。

我把一件薄羽绒服,一双逛街的单鞋,迪卡侬的速干T恤即可当爬山运动装备又可以穿着去闹市逛街,天空蓝的颜色,左胸“kalenji”的标示,轻巧如同羽毛且不露肉,物美价廉特别适合我。我那绿色双肩背包里还装着小瓶分装的洗发水,洗面奶,洗刷用品和毛巾,防晒乳液是必不可少的。

我的准备工作挺多的,事实上我那绿色包只能装10本书的容量被我塞的鼓鼓的,当然这些必备的东西我尽量的每样都用到好处。

我还去迪卡侬买了一双徒步鞋。因为我在家里鞋架上实在找不到一双可以行走于大山泥土雨后的鞋子,至少得让自己专业一点,告诉他人自己是出来旅行的不是闲逛。

Kindle是个好东西。随身携带不占地方,轻巧如薄书,还可以在火车上打发时间的同时汲取鸡汤。事先下载好的书“嫌疑人X的替身”。初看的时候我是不敢一个人黑天了在屋子里多看。总感觉看东野圭吾的犯罪小说,有种说不出来的心灵恐怖感,对,我是一个感性的人,通常遇到能使人落泪的情节我必哭。东野的这部小说是我在来来去去的火车和汽车上除了打瞌睡之余看完的。人多,显得阳气足,看的我也特别的津津有味,抬头看窗外,险峻的葱郁的高山,底下是湍急的浑浊的河水,不时从上游飘来白色垃圾瓶子,这说明行驶了2小时的车子终于能看到有人家的地方了,但是为时尚早不到中午,司机是不会停下来让我们吃饭的,顶多上个厕所。

去色达这个行程是我突然决定。也许呢,看了韩涛的游记,“去色达”这个念头已经在潜意识里根深蒂固,哪天巴多安分泌多了也就迸发出来。

火车票不好买。我为了有个硬座坐,并且我还有点挑剔还非得靠窗,因为这样好睡觉。在各个网站通过抢票这一麻烦的手段来获取。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被我抢到靠窗的位置并且是2人座。这也使得我此次行程多了一份愉悦。

虽不是直达Z的火车,但是也在19个小时后次日早晨9点钟到达成都站。美丽的成都我曾经来过一次,只去了春熙路留下到此一游照,再无他样。困倦来袭,我只想着尽快躺下然后睡着。

我这个人不提前安排好打算好总觉得自己和别人格格不入。


86路公交车很好找,出了车站大门口,通过高架桥下的人行道一直往正前方走300米就到了。我回头望去,成都站匍匐在身后,来来往往的车辆和喧杂的人声埋没在这城市里。头顶是树,树上头是灰暗的天空,没有一丝阳光,阵阵凉风袭来,让人忘却了这已是夏日。

茶店子汽车站到色达的班车一天有3班,最早6点开始发。但是当我选择坐6点钟的班车,我必须5点半收拾起来走路过去,那时天色尚早,鱼肚还么有翻出来,路灯还在亮,茶店子汽车站却也似睡着了,门口站着五颜六色的人,背着包拉着箱子。我本来想去旁边的快餐店寻找点吃的,虽然5点半的时候我吃过了冷却的三明治汉堡,但是我觉得我还需要一杯热豆浆。可惜快餐需要等到6点钟才营业,那时我已经在车上面了。

 

既然出来不打算富游,总该来点经济的。公交车到达茶店子汽车站用了不到1小时的时间。下车我拨打了客栈的电话,听那头的意思还有一间小标间可以住,条件就不是那么好:公共卫生间洗澡,没有空调有风扇,不是太隔音,价格也非常便宜。我毫不犹豫的就说要这个。当我住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一个小标间虽然只有一张单人床,酒店该有的东西都有,床尾一个可以摇头的电动挂扇,床头一个小小的椅子,上面摆着一个盘子,里面有毛巾、茶杯、电蚊香。白色床单是刚洗过的,一股子洗衣粉加消毒水味儿,木质的地板,一个小小的临街窗户,吹进来的风有些潮湿。16楼的家庭旅店,我在上海南站的时候住过好几次,价格便宜房主人好。通常这样藏在小区内的家庭式旅馆需要有人在外头拉客。精明一点人会去住连锁旅店,想花小钱只想睡觉的糊涂人才会选择再这样的旅馆住。

 

我第一次住这样的家庭旅馆是在上海南站,出了站对面就是一个小区,好像叫什么金牛苑。地铁口出站口有一些中年妇女手里拿着“旅馆”两字的小牌子,问你住不住宿。我那时20岁,一个人去这个大城市,对上海的房租物价早有耳闻。好心的老奶奶把我领到对面小区,这个小区地理位置极好,房子最高5层,治安也好。我花了60元就住了进去,一个家里有5-6个被隔开的房间,我是住在阳台,全是窗并且还有电脑,这就是所谓的电脑房,开空调呢还得给10元电费。于是乎,来上海那几天我就窝在这样的房间里度过。不过那房间比现在的大得多,如果哪天我在去上海,我还住这样的房子。可是过了几年再去,我住到了虹口区,已是很少去上海南站,更别提住那样的房子,兴许现在已经没了拉客的老奶奶。

接下文:https://ninglexi.com/seda1.html

宁乐熙

hello,大家好,我是宁乐熙,此宁非彼宁; 这个博客分享旅行、生活、书单等个人内容,文笔有限,大多是流水账,除了转载标注外均为原创,禁止商业性质转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