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无锡阿炳故居,听着《二泉映月》,带你了解另一面盲乐师阿炳

阿炳成名曲《二泉映月》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说:“我并没有理解这首音乐,因此,我没有资格指挥这个曲目,它仿佛诉说人一生的悲欢离合,这种音乐只应跪下来听。”

看本文听着《二泉映月》,效果更佳

二泉映月

阿炳故居,位于无锡博物馆路,现在叫阿炳纪念馆,是无锡伟大音乐家阿炳(华彦钧)的故居,很多人对不上号,但《二泉映月》听过吧,这首曲子是阿炳晚年时期穷苦潦倒,大街卖艺时唱出来的,晚年,他穷困潦倒、贫病交加,和同村寡妇懂彩第屈居在道馆最东面的一间小平房内。

二泉映月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是心里是难受的,为什么,因为听说阿炳故居要拆,种种迹象表明,将来不久可能会拆,因为在网上看到的以前都是要5元门票,今天我去没有门票,里面零散的几个参观者,与旁边的商业街格格不入,这个小破屋子,大概很快就被遗忘掉了。

二泉映月

从破旧的房门进入,映入眼帘的是墙壁上挂着的照片和著名人士对他的留言,再进下一个屋子,有三个高架子,从上面拿下耳机戴上,就能听到阿炳的名曲。往里面去的屋子,是阿炳曾睡觉的地方,这间屋子现已关闭不再提供参观了。但时从以往的照片看,里面真实破烂不堪,就如同流浪汉的居所一般,这不难推断,阿炳双目失明,看不见光,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更多灵感去创作。

二泉映月

阿炳故居,即为原雷尊殿道馆,现在阿炳故居里展览了一些雕塑展,在雕塑展里除了一部分 阿炳本人的头像雕塑外,最多的是和一位妇人在一起,时而背靠背,时而欢笑,时而盘坐,这就是照顾阿炳起居的寡妇:懂彩第

二泉映月

阿炳青年时期接管父亲的雷尊殿道馆,但阿炳染上鸦片,寺庙生意做不下去就破产了,就在这时他眼睛也瞎了,穷苦潦倒的生活就此开始,在此之前他已经有很高的音乐造诣了,就开始大街上卖艺,上帝关上一扇门自然给你打开一面窗,于是就这样《二泉映月》这曲子就诞生了。

二泉映月

当然了,我这里是轻描淡写,详细的长篇大论大家可以百度一下。当走进阿炳故居,听到《二泉映月》的时候,看着记载阿炳生前的历史文字时,我不禁鼻头一酸,热泪盈眶不骗人,曲子弹奏的是那种很淡的音乐,远远的、飘渺的,有欣喜也有惆怅的情绪,诉说着阿炳一生从辉煌到坠落的历程。

二泉映月

因为故居在崇安寺商圈内,显得格外不和谐,现如今也破烂不堪,当地居民称有碍市容,以前象征性收取门票5元,现在门票也免了,自由参观却也少有人来。而有网友说,翻新重建就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我觉得最后也难逃拆除的厄运。崇安寺附近遗迹较多,但现在就剩一石碑记载这是遗址原址,建筑在哪?全是商业街,阿炳故居将来也可能只剩下一个标志性的墓碑吧。

附近还有一个钱钟书故居:读《围城》,听二泉映月,拜访无锡钱钟书故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