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国家地理 > 我去了武汉大学也赏了樱花

我去了武汉大学也赏了樱花

我去了武汉大学也赏了樱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对花儿有着非常好的好感。也不知道在哪里听说的武汉大学里的樱花挺好看也挺美的。反正呢,有着一颗向往旅行的心,那么四处都是旅行的消息。

日本固然好,但是习惯了一个人旅行的我,对日本语一窍不通对方向迷瞪全靠手机的地图来说,真的不适合一个人独自前去。你说跟着旅行社吧,价钱又高,近期没有什么需要采购的,所以便宜的团购也是不靠谱。

诚然日本樱花全世界出名,可现如今我是无福去享受。当然了网络这么发达,网络上到处是樱花泛滥的图片,可是光看着图片难解亲眼一睹的思虑。

我去了武汉大学也赏了樱花

武汉大学的樱花大道

我是从郑州出发。

郑州距离武汉比较近,如果做高铁的话将近2小时即可达到(票价245元左右)如果做普通快车5小时多点也可以到达(车票才75元)。

郑州出发到武汉路过的站点不是太多,有许昌,漯河,信阳,孝感,汉阳,然后到武汉。每天高铁车相当多,如果你打算去穷游的话,在火车上硬座5小时,一来欣赏沿途美景,二来可以玩手机多了解巩固下去武汉的行程。

还有火车上的特色,售货员不辞辛苦的推销充电宝,盒饭,还有10元一串的珠子买一送一,估计连石头也不是,还称是玉石。

我就是坐的早晨6点开往汉阳的火车硬座。

我一没钱二又不想再车上浪费过多时间,主要是累和懒。这一趟开到汉阳的火车只需要5小时多一点即可达到。但我要付出代价是手机上的闹钟必须设置在早晨4点钟,天还是黑的外面静悄悄的我就得爬起来洗刷,脑子还是蒙圈的,以为能够赶上公交早班车,其实还是我错了,对郑州公交不了解,早班车有是有,可是并不在我现在站立的位置,大街上只有我一个人还有零星的车外加凉飕飕的风,本想着一块钱即可到郑州火车站,等滴滴司机达到火车站的时候微信支付了35元。

最可气的是司机带我绕了一个圈,已经超出我的预算时间范围内了,他却说我这是最快的,一路上100码的速度在限速60码的道上飞驰,吓得我连安全带都忘记绑了。

大约就这样浪费了5分钟,下了他的车,我就直奔售票厅,我穿的是其乐的沙漠靴,鞋重脚更重,跑起来背后的书包上蹿下跳的一个劲儿的拽我拖慢我的速度。

此时天空微微发亮,我怕赶不上火车,06:02分开往汉口中午12点之前就可以到。如果赶不上,那么剩下来的都是高铁,高铁呀,贵呀,二百多的车票我去看个樱花我得不偿失啊,我不想啊。于是我加快脚步管他男人女人,只要被我撞到就倒霉惨了。

万幸的是,当我上了郑州火车站的二楼候车厅,T191/T194

车次仍然大写着红色字体候车,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尼玛早已过了6:02分的发车时间,感情是晚点了。

等我昏昏欲睡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信阳,上来的人越来越少,车子上的空位也越来越多。我挪动了一下屁股,跑到三人座将我的靴子脱下躺好。虽然我知道再有2小时就到汉口了,可是我太累了,我需要休息。这期间我喝了不少开水,上了几趟厕所,疲倦的面孔带着口罩不愿见人。

沿途上虽然见到了零星点滴的野桃花点缀在远处的田地里却仍没有我脑海中想象的武汉大学来的美丽。

看那,来武汉大学赏樱花吧。这标语都打到了日本去了,能不好看吗?岂是你们这些野草野花所能比的了?远处是田地,有房子有田地,有绿油油的麦子和一片又一片的油菜花,此处没有图,说了你也不信。

我去了武汉大学也赏了樱花

武汉大学樱花大道的樱花

突然想想甚是可笑,我们花着大价钱去看农民种的油菜花。在我们看来是欣赏陶冶了情操,而在农民眼中,这都是以后吃的菜籽油可以卖了换钱的,各取所需的同时,我又有点少见多怪了。

虽然72元的硬座火车晚点了(多亏晚点,要不我要白花好多钱。)但是到达汉口的时间竟然丝毫不差。

本来我想装一下本地人,或者是常住本地的外地人,可是出了验票口就在也找不到方向了。在中间转呀转了五分钟,随后找了旁边一家快餐店吃饭,15元4个菜加米饭,吃的我一个劲骂爹,坑死宝宝了。

趁吃饭这5分钟,仔细看了下路标,找到乘坐地铁的地方。下一分钟,我就站在了人工服务口前,拿着崭新的50元钱给服务人员说,我要办一张卡,冲30元。我回头看着自助机上排的老长的队伍,我暗自为自己的做法点了100个赞。我欢天喜地的拿着武汉通,“刷”的一下,看似本地人的外地人就进去等地铁的到来了。你不用排队,你也不用找零,一张卡你就可以进或是出,就是这么方便。

但现在我坐在电脑前打着字,想着书包里的那张还有14元余额的武汉通,我才觉得自己蠢到家了。

然而我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地铁的座位被人群一抢而空,我只能疲倦的站在车厢连接处,随车摇摆。

汉口火车站到武昌站的2号线中途需要在中南路换乘4号线,市场大概30分钟左右就到了。只需要4元钱。

我还以为这个季节中的武汉地铁如同杭州地铁一般,车厢四处会布置的放佛置身花海中般的布景,可惜我想多了,这个车厢除了人还有少许的裁剪得不规整的广告贴在两侧车厢开门玻璃上,还有“Watch Your Hand”的黄色警告字样。唯一共同点就是播报员的声音和地铁呼呼呼声此起彼伏。

武昌火车站真是够大的了,我没仔细去掂量,七拐八拐从地下我来到了地面上,呼吸着武汉特有的雾霾,阳光眯了眼睛,冷风冷不丁吹进来,可是我却看到有位年轻帅哥穿着短袖在空气中摇摆。

当我在武昌火车站上了564路公交的时候,我翻看着地图,才发觉我坐着地铁到武昌站真是个多余的。你可以直接在汉口做上2号线街道口站下车便是武汉大学信息学院。而我还要原路返回。564路上的人不多,可我还是站了7站到了八一路珞珈山站。

下车我看到了许多大学生模样的人,我就跟着上去便进了武汉大学的大门。

我是22号到的,此时武汉大学赏樱已经不需要网上提前预约,直接进去便可。

武汉大学四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草丛和山。此时有点热,不过行走在树荫底下,阵阵凉风吹得我面如桃花好不自在。放眼望去,拿着自拍神器的女生男生站在一棵不知桃花还是樱花树下尽心的自拍。

对,就那么一棵小树,站满了从来没有看过樱花还相当好奇的人。

大学里是个漫步的好地方。不知道是大学生提前约好不出来还是放假,我并没有看到那些手捧课本背书包的人,满眼望去全是嘻嘻哈哈的游客,我倒觉得武汉大学像个大公园。我大约走了10分钟我仍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成片樱花。与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呀,不是应该道路两旁都是争相开放的樱花嘛?!为毛我木有看到?

随着人群的涌动,看到了成片的没有樱花的樱花树。听有人说,昨晚下了一场雨。秒速5厘米变成秒速1米的速度落向大地,化成泥土了。我觉得我来的时间不对,如果前提一天来的话兴许还能看到很多的樱花。可是提前一天还要预约,网上显示的预约已满。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樱花大道在施工。鲲鹏广场的樱花早已凋落,就近去了万林艺术博物馆,里面空荡荡的有几张莫高窟的宣传画像,再无其他。

心情低落到了极致,然后我就出了校门,“国立武汉大学”的牌坊孤零零的站着看着我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趁它嘲笑之际,我拍下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此行。

天色已晚,回了黄鹤楼公园对面的7天。心想,明日回家早起爬下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早在小学背诵唐诗的时候就早已知道黄鹤楼是座名楼。

8点钟我准时吃完5元一碗的武汉热干面来到售票处。看了下票价从网上团购也不便宜要70多元。于是我就在门口溜达了下回去了。

有些景点不是非去不可。比如黄鹤楼。在城中央修一座公园,四处是高楼大厦,也没有什么美可言。远远的看去,雾霾一片,一点不清晰。游客非常少,大部分是老人出来遛鸟遛弯的。

(写到现在我写不下了,我得去多看点书。)


我订的是10点28分开往郑州的火车。现在才9点多一点,于是我在黄鹤楼公园门前阅马场站坐着411路公交车驰骋在长江大桥上,1站的时间在长江大桥汉阳桥头下,就来到了长江大桥。很气派的大桥,不过映入眼帘的是远处的红色大桥,横穿两岸,走近了才知道是鹦鹉洲大桥。

长江大桥显得更加稳重古典气派,而鹦鹉洲大桥也更加偏向现代风格。武汉长江大桥位于武汉汉阳龟山和武昌蛇山之间,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天堑”长江上修建的第一座大桥,也是古往今来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正桥的两端建有具有民族风格的桥头堡,各高35米,从底层大厅至顶亭,共7层,有电动升降梯供人上下。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鹦鹉洲大桥非常的气派,可是没有相机无法记录此时的心情。

我去了武汉大学也赏了樱花: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