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国家地理 > 人与文化 > 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红房子的好奇心(二)

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红房子的好奇心(二)

一路还算平安,和我预想的还早就到了色达县城。12个小时的路程因为中途休息3次没有觉得有多疲劳。

快要到达色达县城的时候,海拔已是3000多米,事先一周喝的红景天并没有派上用场,我的心里由于紧张导致出现高原反应,有那么一阵子感觉自己快要晕死过去。

而旁边的大姐则一个劲的安慰我,和我说话,告诉我如果在色达呆的时间短,可以买瓶氧气,需要的时候吸上一口。

我开始换怀疑自己的身体素质。按道理说,一直坚持健身,跑步,身体素质应该很好。在14年去西藏的时候还活蹦乱跳没觉得心慌,我以为能应付过去,却不知道2年后身体却出现这般问题,可能是颈椎问题加上有点焦虑症。

事实证明我的身体素质大不如以前,第二天和小伙伴拼车去五名佛学院的时候,海拔4000多,我开始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走两步停一会儿,看着兴高采烈的同伴和面前的美景,我却无力去欣赏。而此时焦虑袭上心头,我怕突然晕厥过去,只能山上那些个秃鹫给我收尸了。

心里充满着内疚爬到了最高处。喇荣宾馆像个救命稻草在向我招手。托同伴的福,帮忙去宾馆内买了一瓶氧气。好心的帮我装好,害怕我坚持不了。而此时,焦虑似乎消失一大半,身体充满了活力,怼上一瓶葡萄糖水,悠悠的跟上了队伍。

眼下的景色终生难忘。虽然已在网络上看过多次,但亲眼所见别是一番风味。

红色漆刷过的矮木房,一层一层,叠在半山腰。正中间的佛学院金顶闪烁,好不神圣。远处绿色草地上纵横交错的长长的经幡与蓝天交织在一起,显得天更低了。路上随处可见手捧厚厚的经书,身着厚厚的深红僧裙的喇嘛赶路。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见到黄昏的红房子,那应该是另一番的味道。

时间刚过12点钟。我们从高处转经筒大殿往下走。天葬似乎是个不可言说的名词,充满着未知和恐怖。人通常会对未知的东西产生恐惧心理。我也不例外。

当秃鹫漫天飞舞,一阵阵怪味袭来的时候,我感到难过和害怕。山上有很多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打着五颜六色的伞,和死灰色的秃鹫格格不入。

包车司机在远处停车场等着我们。仪式还未开始,我已产生了退缩的心理。烈日照射下,我头昏目眩。山坡下一个用了破布遮掩的塘子里,我看到死者家属背着箱子在打转,穿着黄色衣服的僧侣头上戴着斗笠在驱赶试图靠近塘子的秃鹫。成百上千的秃鹫绕着塘子扑哧着硕大的翅膀。抬头向山坡顶看去,仍然有些许游客在山顶,还有许多秃鹫在等命令。

这是藏族的仪式。秃鹫进食的样子我只能坐在车子后座自行想象,大概很血腥,又大概死者已没了血,一堆烂肉罢了。


蓝石头青年旅社正如名字般蓝。蓝色墙壁让人一眼便可认出。

老板是个留有小胡子的年轻男人,脖子上挂着星月菩提。安排我住宿的是老板娘。

汽车停下来的时候,色达县已经在下小雨。我后悔我没有提前在车上把旅店订好,已经接近7点钟,天微微发黑。

我拨打了旅馆的电话,对方声音不太和善,我告诉他,我在汽车站,因为下雨的缘故能否过来接我一下?就一个人!我听得出,对方犹豫了一下,模糊的说,可以。

挂了电话,手机上显示的旅社就在前面800米位置。雨不是太大,迪卡侬的徒步鞋有轻微防水功能,我觉得我直接走过去比较妥当,因为不知道他究竟要多久才过来接我。

老板娘问我要住几天,我犹豫了一下说,一天。然后她带我进了8人间床位的房间。旅社大厅正中央是个圆池,圆池里面铺着草绿的垫子和一张小木桌,桌子上有零食。仔细看圆池边缘被细心的绘了各个地方的里程,如芒康200KM,康定300KM。正对着圆池上方是个天井般的天花板可以看到亮光却不是透明的。几个房子,一个厨房,洗手间也都是绕着圆池建立的。靠着墙的地方摆有藏青色粗布2人沙发,和一进门的小厅的一样。

旅社人少不交杂,都安心的忙着各自的事情。吊椅上面坐着一个脱了鞋的年轻的男人,手里刷着手机,似乎对进来的人颇感兴趣,因为我注意到他向我这边望了几眼。大概是想弄清楚,能来色达住蓝石头的人都长什么样子。我没说话,径直随着老板娘走进里屋。

色达县这个小县城和一个村差不多。蓝石头坐落在西边的马路边缘上,离车站拐个小弯便到了。正对着蓝石头的是色达县中学,旁边是色达县幼儿园。住进旅馆接过老板娘给的散发着干净气味的却带有股潮湿味道的床单被套和枕套,迅速套好。趁着天还未全黑,我想着出去觅食。


县城有名的地方就是一个叫做“金马广场”的地方。在第二天从五明佛学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那时广场上人还是挺多。这里就是一个小集市,卖什么的都有。之前我以为色达县很少有卖水果在这里全部都有。藏族人生的五大三粗,晒黑的皮肤透着一股子野蛮人的味道。

绕着金马广场找到一家四川餐厅。藏族的糌粑和酥油茶在色达没见到过,也很少有藏族人开的餐厅,大部分是四川内地汉人开的。可能由于水土不服加上高原反应,一碗素面我楞是没有吃进去。餐桌上对其他四个伙伴有了更深的了解。他们来自不同地方,本以为我这个年龄出去游玩的地方也比较多,然而在他们几个面前,我继续保持沉默,多亏我有自知之明。


头痛欲裂,不到8点钟我就趴在床上模糊。潮湿感再次袭来,模模糊糊的不知道究竟在睡觉还是在神游。本以为头痛会在晚上10点左右缓解,不想,到了早晨的时候全身都是汗,幸好不在痛了。

这个地方伴随着微亮的灯光,我又踏上了回程的汽车。而遇到的伙伴也来不及说再见往康定去了。

雨已经不下了。

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红房子的好奇心(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